客服热线QQ:405738405  |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行业动态 » 正文

两年前微博涉云南白药 广州一医生遭跨省调查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7-23  浏览次数:778
核心提示:广州市荔湾区人民医院皮肤科医生刘欣最近在网络上广受关注。本月16日,云南省公安厅经侦总队的警察来穗针对其两年前发出的一条微


广州市荔湾区人民医院皮肤科医生刘欣最近在网络上广受关注。本月16日,云南省公安厅经侦总队的警察来穗针对其两年前发出的一条微博对其调查。
 
  涉事微博截屏。
 
  昨日,广州市荔湾区人民医院皮肤科医生刘欣向记者描述被询问过程。南都记者林宏贤摄
 
  广州市荔湾区人民医院皮肤科医生刘欣最近在网络上广受关注。本月16日,云南省公安厅经侦总队的警察来穗针对其两年前发出的一条微博对其调查。
 
  这条微博称:“今天又一个因家长无知造成的病例:皮肤擦伤后用红汞+云南白药粉,表皮坏死、真皮层纤维增生,毁容基本确定!科普一下:伤口关键是清洗干净,利凡诺、碘伏均可,清洁后外用含凡士林的抗菌药膏涂敷,禁用一切粉剂外敷!在潮湿的环境中,伤口表皮化的速度(愈合速度)可达干燥时的两倍,且不易形成痂皮。”
 
  据刘欣讲述,陪同云南警方前来的,还有云南白药集团的工作人员。云南警方当时称,云南白药集团以其涉嫌造谣造成企业商业名誉受损为由,向当地警方报案。
 
  云南白药方面表示,将在周三公开回应此事;云南警方负责人电话则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发微博只是作为行医记录”
 
  截至昨晚,这条微博转发量已近1 .5万次。微博发出时间是2012年8月27日11时21分,当时他尚在荔湾区妇幼保健院工作。据其讲述,当时一名妈妈带着三四岁的小女孩来到医院,找他看病。小女孩的右脸擦伤已多日,脸上留下几道很深的伤疤。女孩妈妈表示,曾用红药水和云南白药为其止血消毒。
 
  其判断,女孩脸部伤口感染较为严重,多处皮肤表皮坏死,无法恢复。刘欣建议女孩家长,带其去到上级医院,进行激光治疗。随后,他发出一条微博,附上了女孩侧脸照片,照片上,女孩的脸部和耳部有多处伤口。
 
  随后的两年间,《广州日报》、《台州商报》等超过4家媒体均有引用这一信息,并刊出女孩照片。最近的一次报道是今年5月份的《大连晚报》。报道内容意在提醒读者,不要将粉剂用于创面外敷,以及勿在脸上涂抹红药水。
 
  刘欣表示,这些纸媒引用这条信息,并未告知,他对此也不知情。他当时发出这条微博,只是作为行医记录,并提醒大家注意,没有思虑过多。事后,对于网友的疑问,他也一一作出解答。在他以@昡鐡重劍为网名的新浪微博中,类似的记录还有多条。
 
  云南警方和云南白药来穗调查
 
  今年5月下旬,3名自称云南白药集团的人找到他,其中一名自我介绍叫张勇,是云南白药股份有限公司的法律专员。他们是前来了解这名小女孩的情况。刘欣表示,在交谈中,张勇不仅知道他的爱好是羽毛球,并提及其和前妻的事。“感觉他们对我做过一些调查”。
 
  7月14日,云南警方和云南白药工作人员找到其,张勇亦在其列。
 
  根据警方要求,刘欣协助他们前往前单位荔湾区妇幼保健院查询当时接诊女孩的资料。据其回忆,当时女孩妈妈带着她直接进入诊室,并未挂号,因此医院没有记录。
 
  16日晚,他应警方要求,前往广安酒店接受调查,整个过程持续4个小时。刘欣回忆,当时警方向其解释,只是取证调查,并没有立案。

  刘欣还说,云南警方当时还表示,他的微博存在两处疑点:第一,这名女孩已无法找到,且他提供不了女孩的详细资料;第二,他们怀疑微博上女孩的照片有P S嫌疑。对此刘欣予以否认,“我没有为他们保管女孩信息的义务”。
 
  云南白药:周三回应此事
 
  接受调查前后,刘欣分别发出一条微博,引来广泛关注。网友对云南警方和云南白药集团的做法表示质疑。
 
  南都记者联系云南白药集团,该企业总裁办一名工作人员回复称,公司“正在了解情况,将进一步核实”。其表示,云南白药集团将在周三给出一份文字,通过公司网站等公共渠道发布。对于报警和随同前往广州调查刘欣,是否公司行为等问题,其表示不知情。
 
  云南省公安厅政治处负责人联系电话一直处在无人接听状态。
 
  昨日,广州警方向南都记者确认,上周,云南省公安厅经侦总队联系广东省公安厅经侦总队,随后派出荔湾公安分局经侦大队协助配合,调查刘欣。
 
  声音
 
  全国人大代表朱列玉:
 
  企业不能将公安当“保安”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国鼎律师事务所主任朱列玉认为,云南警方接到报案,怀疑当事人存在犯罪事实,从而进行适当调查,这是合法行为。医生找不到当时接诊的小女孩同样合理,“医生没有保管小女孩信息的义务”,警方亦没有认定其造谣的证据,因为造谣罪必须判定当事人存在主观故意。
 
  “公民在网络上对于一个药品发表正常意见,不管正面负面,不能轻易用犯罪追究刑事责任,因为他不存在主观故意。比如有人吃这个药拉肚子,不管是不是这个药物引起的,都不能追究。”
 
  朱列玉认为,公安部门对这一类事情应做出正确判断。将精力集中于维护社会治安,打击真正的犯罪,而不是处理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
 
  与此同时,云南白药作为大企业,是当地的纳税大户,也不能将公安当“保安”。这种做法有损自己的品牌形象。
 
  科普
 
  药粉能否用于伤口创面?
 
  同样引发关注的,还有对于伤口创面处理的常识。“原来粉剂不能用于伤口止血”,不少网友恍然大悟。
 
  在云南白药药粉的说明书上,用法用量一栏,大多用于止血的方法,都是内服。但上面同样标注有“外用前务必清理创面”。“这没有说明此药不可以外用”,刘欣认为,有人误以为此药外用可止血,这反映出药品管理不规范。
 
  “在现代医学里,这是错误的用法,”昨日,刘欣重申他的观点。他说,在他所遇到的皮外伤病人中,有大约一半会选择用粉剂来止血。“不光云南白药粉,还有草木灰、先锋霉素药粉、阿莫西林药粉,洒在上面,增加了医生清创处理的难度,且对病人没有任何好处。”
 
  在新浪微博,多名实名认证的知名医学人士,如@急诊科女超人于莺、日本东京大学外科医学博士@勿怪幸等,均对这一观点表示赞同。
 
  南都记者咨询广州市多名皮肤科医生,大多表达了同样的观点。“对于伤口,最重要是清洁、消炎,新鲜创面的话,采取清创,有时需要包扎,适当用抗生素。有时用一些药膏,比如消炎一类的,也不会用到粉剂。”广东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皮肤病专家表示。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购物车(0)    站内信(0)     新对话(0)